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激扬文字 挥斥方遒

人生如梦 梦如人生

 
 
 

日志

 
 

军旗飘扬之五——太行山巍 战友情深  

2012-03-26 00:10:00|  分类: 军旅人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太行山巍  战友情深——怀念老战友冲霄同志


                                                       王夫同           

 

军旗飘扬之五——太行山巍  战友情深 - 梦之清水 - 激扬文字 挥斥方遒

 

                    1941年元旦摄于太行山。左一王夫同,右一成冲霄。

         

[题记]:王夫同叔叔是老红军,今年92岁了.他是我父亲在太行山就在一起的老战友。2006年的初春,我去南京拜访了他,当时他已86岁了,但一见到我就叫出了我的小名。他老人家听说我要给父亲整理回忆录,欣然答应要给我父亲写一篇回忆文章.我返京不久,就收到了他寄来的回忆文章。该文由王叔叔口授,由他大女儿王晋蜀整理。在此祝王叔叔健康长寿!也感谢晋蜀姐多年来对我母亲的关照.                   

 

       我和成冲霄同志是多年的老战友,我们在一个锅里吃饭有两个时间段.第一个时期,是战争年代的1940年—1954年;第二个时期,是和平年代的1958年—1964年。我们共同度过了八年抗战,千里跃进大别山,渡江战役,挺进大西南,抗美援朝……最令我难忘的是在太行山的日日夜夜.......

 

      1940年,我俩从129师调到了华北抗日义勇军司令部,冲霄任作战参谋,我任卫生所长,从此开始了并肩战斗.当时正处于抗日战争最坚苦的岁月。加上正值灾荒年和日本鬼子的五月“大扫荡”,造成太行山根据地困难重重。敌人对根据地进行了三光政策,所到之处:抢光、杀光、烧光。经我太行山军民团结奋起反扫荡,最终使日本鬼子付出了很大的代价。

但当时我根据地粮食非常紧张,余下的口粮敌人能找到的都抢走了,拿不走的都烧掉了.房子被烧,人被杀,耕牛被杀,敌人的残暴罪行说不尽。从而造成我太行山根据地军民生活更加艰难困苦.当时,部队一天只吃两餐饭,两餐都不能吃饱。没有东西吃得时候就吃野菜,山果充饥.和长征时差不多。

 

       到了1942年,经过鬼子频繁的“扫荡”后困难更大,每人每天只有半斤小米或玉米粉。根据地没有菜金,每人每天不足5分盐,这就是供给标准。当时部队经常到敌占区一带活动,搞一些粮食回来.司令部机关精简以后不足5 0人,每天的标准就那点.冲霄和我都是支部委员,我们征求了大多数人的意见后,决定采取分饭制,每人每顿一勺稀粥。经大家选举,由冲霄和我负责分饭掌勺。由于我经常要外出看病,因此大多数是由冲霄分饭.由于他分得公平,博得了群众的信任和满意,当时的参谋长是邢荣杰,总支书记是李少清。大家都是吃一样的饭,穿一样的,官兵同甘共苦,这就是我们八路军能够最终战胜日本鬼子的力量所在!

 

       1942年,就在我抗日根据地军民最艰难的时候,毛主席在延安发出了大生产的号召.我们太行军区在刘邓首长的领导下,也积极开展了生产自救.而要搞生产必须要有地。冲霄就和我商量向地方政府请求支援。我们俩人就到白土镇向区委汇报,区委听到部队要搞生产,大力支持我们。桃泉地区是当地比较好的村子,分片管理的是区委的田同志,我们到了之后,他热情接待,找村干部商量,又找群众做工作。村里的开明地主愿意给我们六亩地,我们就组织机关干部,勤杂人员去桃泉挑肥,浇水,种麦子。当地的群众主动来指导和帮助我们,六亩地一天就耕种完了。

 

       然而远水解不了近渴。收麦还要等到来年的五月份。经分区批准,我们就到敌人那里要粮食。冲霄是作战参谋,经常要去敌战区侦察.经过侦察,摸清了日本的粮库在哪里,有什么粮食,有多少警卫的敌人,等等。我们就在夜里穿过敌人的封锁线去偷袭敌人,当地民兵也和我们一起参加了战斗,从敌人手中夺回一些面粉,高粱,武器弹药等。解了燃眉之急。正像那首《游击队之歌》里唱得;“没有吃,没有穿,自有敌人送上前;没有枪,没有炮,敌人给我们造......”  

 

       那时机关干部也要上山打野菜,由于当地老百姓在近处打野菜,我们八路军不能与群众争。部队就翻山越岭到大山上去找,千方百计想办法,填饱肚子就行,能充饥的就可以,保证了部队机关度过难关。第二年麦子丰收了,我太行山根据地终于度过了最艰难的时期,迎来了胜利的曙光! 

 

       解放战争时期,我和冲霄同志一起随军南下。1948年初,叶县整党整风结束后,我调到16旅48团任卫生队长,冲霄调16旅司令部军需科工作。我们在一个旅时常能见面。1951年我们又一起参加了抗美援朝,我俩都在34师。冲霄在101团任团长,我在师卫生处任处长。冲霄同志平时话虽不多,但他对领导非常尊重,生活特别俭朴,善于团结同志,对下属非常爱护。加上他又有文化,爱学习,所以参加革命后进步很快。

 

        第二段是1958年—1966年。冲霄同志从南京军事学院毕业后到31师任副师长,后来任师长。我从军医大学毕业后任31师后勤部部长,我俩又在一个锅里吃饭了。那些年,我们一起开会、一起下部队、一起去农场、一起抓训练、一起搞生产…….特别是部队移防到苏北以后,安家建房,搞营建就成为部队的主要任务。冲霄是副师长负责抓营建,任营建办主任,我任副主任。我们俩又一起看地形、一起定点、一起培训部队基建骨干……万事开头难,买砖买瓦,找技术员指导,我们都亲历亲为。为了节省经费,我俩多次到镇江、泰州、苏北各地去采购物资。

 

         1963年,31师100万平方米的营房终于保质保量按时完成了,经费还略有结余。1964年我奉命調往江苏省军区任后勤部长。离别前我们俩个老战友,老搭铛特意在师部办公楼前照了一张像。

 

         如今我虽然92岁了,但身体还算健康。我时常怀念冲霄同志,怀念那些已经离我而去的老战友们......怀念我们在战争年代一起度过的难忘岁月!

                         

                                       (编辑:梦之清水)

 

 

 

 

 

 



  评论这张
 
阅读(44)|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