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激扬文字 挥斥方遒

人生如梦 梦如人生

 
 
 

日志

 
 

那时的军嫂 那时的俺——【梦之清水原创】  

2012-10-08 20:20:00|  分类: 人生如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春花秋月何时了,往事知多少!
 
                    
那时的军嫂   那时的俺——【梦之清水原创】 - 梦之清水 - 激扬文字 挥斥方遒
       六十年代末陆军12军31师((69年改为36师)司令部

部分家属于苏北合影。看那时的军嫂土的掉渣吧!前排左四为我妈妈。

 

假期回家看妈妈,妹妹又翻出一张40多年前的老照片给我看,看着这张深深刻有时代印记的照片及照片上一张张熟悉又陌生的脸庞,思绪又回到了几十年前的往事中......
1961年冬天,12军奉命从鱼米之乡的江南富庶之地一一浙江,调防到苏北淮阴盐城地区。"军令如山倒",从命令下达到大队人马集结上路仅用了一个多月的时间。浙江到江苏路途虽然不远,但由于当时交通极不发达,隔着一条长江,目的地又不通火车,所以短短的隔省调防用上了各种交通工具。火车、轮船、汽车,经上海,镇江、扬州一路风尘,辗转几天来到了江苏的"西伯利亚"一一苏北大平原。

初到苏北,摆在全军干部、战士、家属面前的状况是严峻的。没有营房,没有办公室,没有训练场地,没有子弟小学,一切都是末知数,一切都在茫然之中.....
 
师部被当地政府分散在县里几处地方安营扎寨。师首长在县委党校的一排简陋的小平房安下了家,每家分到三间房,没有自来水,没有厨房,更别说卫生间了。当时的师长官俊亭叔叔原先在浙江老虎山下住的是一幢小楼,此时也只能入乡隨俗,住进了三间小平房。吃、住条件比原来差了许多倒还在其次,最令人伤脑筋的还是小县城从末有过驻军,一下子来了那么多隨军家属怎么安置成了十分棘手的问题。
 
那时,12军的隨军家属们除了我妈妈这样的转业、复员军人外,大都来自江浙一带,她们中除了少数来自农村的文化较低外,大部分是从城里来的有文化的中学生,有些还是高中毕业生,甚至还有几个是大学生。为了支持丈夫的工作,她们毅然告别了富裕的家乡来到经济尚不发展的苏北小县城。
 
俗话说,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我妈妈那时刚35岁,可自1955年转业以后不仅没往高处迈上一步,反而跟着野战军的丈夫,城市越住越小,职务越走越低,由原来人民银行的干部股股长变成街道工厂的支部书记,再到师幼儿园的指导员,最后变成了一个彻头彻尾的随军家属。原本母亲在幼儿园工作也算人尽其才了,因为母亲很有“亲和力”,大院里的孩子们都很喜欢这个满肚子都是故事的“刘阿姨”,加之那时弟弟妹妹还小,母亲在幼儿园工作刚好可以公私兼顾。可到了苏北以后,为了照顾年青干部的家属,我父亲动员母亲辞职回家,把幼儿园领导的工作让了出来,回家当了个一分钱不挣的司令部家属委员会主任兼党支部书记。

像我妈妈这样情况的并不是个例,照片上后排右二的朱恵筠阿姨(烈士遗孀,丈夫在安?支左时积劳成疾,牺牲在第一线)隨军前是江城芜湖市纺织厂的老工人、老党员,到了苏北以后也失去了公职回家当了家属委员会副主任兼党支部副书记。还有前排右四的李改梅阿姨(原31师副政委、南京军区工程兵政委、南京军区后勤部政委马魁鸾叔叔的夫人)也是解放战争初期参加革命的老党员,跟着野战军的丈夫频繁调动而当了家属。我的发小,战友小琼的妈妈卞伯文阿姨是1949年重庆解放时参军的大学毕业生,到了苏北后也失去了工作回来当了家属,和母亲一起成为家委会的成员。还有前文多次提到的参加过上甘岭战役的女文工团员韩跃玲阿姨也是放弃了本来安排的工作,让给了更需要的年青干部的家属而这张照片上的好几位阿姨随军前在原籍都是小学老师,幼儿园阿姨,到苏北后也因无法安排工作而当了家属。

自从母亲当了这个"九品芝麻官"都轮不上的家委会主任以后,真可谓"在其位,谋其政",她处处以身作则,身先士范,成天到晚忙的不着家。那时的我还不到10岁,记忆中,放学后回家母亲总是不在家,更别说给我们做晚饭了(到苏北后,浙江带来的阿姨嫌苏北穷过不惯,纷纷回家不干了。而别看苏北穷,还真没有人愿意出来干媬姆的)。经常是天黑了,还不见母亲回家,我就在营区的院子里从后往前,一声声"妈,妈......"的呼唤着,别人家都是妈妈找孩子,可我们家倒过来是孩子找妈妈,这也成为当时大院的一景了。为了不让自己和弟弟妹妹挨饿,十一、二岁的我早早就学会了烧饭,什么蒸馒头、擀面条、包饺子、包粽子等家务活都是那时学会的。唉,谁让俺是野战军的孩子呢,谁让俺又摊上这么一个只顾大家,不顾小家的活雷锋的妈呢!只能自力更生,丰衣足食了。
 
那时,妈妈成天领着一帮家属为连队的战士们洗衣服,补衣服,洗被子,缝被子......没有洗衣粉,家属们就用家里的肥皂切成小块用开水泡化了,然后用搓衣板搓,用木棒使劲槌打。我家那台五十年代在南京买的老式缝纫机可立下汗马功劳了!它不仅为战士们补衣服,为我们姐弟5人做衣服,还成为大院家属们的公用物件,许多参谋、干事的家属都到我家来用缝纫机为家人缝补衣服......记得,来我家最多的是后来任南京军区副司令员的G叔叔的家属小陈阿姨,当时G是师作训科的参谋,经常会在我们家吃晚饭时来家里给父亲送文件。那时小陈阿姨刚从湖北农村隨军不久,上有老人,下有两个孩子,负担挺重的,所以她经常会在下午带着儿子到我家来,为家里老老小小缝补衣服,以至于二十年后的八十年代末G叔叔已担任12军军长,我去他家见到陈阿姨时,她握着我的手一个劲的说,"当年刚隨军时我什么都不懂,全是你妈妈一手带出来的!"
 
1967年8月部队奉命去安徽"支左"以后,妈妈的担子更重了。那时许多年青干部的家中丢下老人和年幼的孩子,母亲和留守处的几位叔叔就挨家挨户的了解情况帮助解决困难。遇上生病的阿姨孩子没人带,母亲就把她们的孩子领回家里,每年都会有那么几次,家中会住进别人家的孩子,和我们吃住在一起。
 
每到月底,那些年青的家属们不会过日子往往捉襟见肘,母亲经常是借给这家10元,借给那家15元的,弄的我们家经常早晚两顿吃咸菜。一次,有位留守处的战士上家里来,谈到农村家乡的老父亲生病急需用钱,母亲毫不犹豫的掏出50元钱让那个战士寄回家,当时我就在旁边,心想50元钱都是我们家半个月的生活费了(父亲常年不在家,姐姐哥哥在外地上中学不算在内),我虽心里不愿意,埋怨母亲太大方,但从未干涉过,也算是"有其母必有其女"吧。
像这种助人为乐的事,母亲在当家委会主任的几年间不知做了多少,因此她多次被军、师两级评为五好家属,优秀家委会主任。
 
那时的军嫂   那时的俺——【梦之清水原创】 - 梦之清水 - 激扬文字 挥斥方遒
 
 
部队移防到苏北后,我和哥哥开始仍留在杭州巿西湖小学上学,两年后父母嫌寒暑假回家太不方便,就把我转回当地的小学,哥哥一个人留在了杭州。开始我很不习惯,每天上学要走很远的路,同学说的是苏北话而不是普通话,听起来感到特别扭。更令我发憷的是,每天上学必须经过一片坟地,有时放学晚了天黑了,经过这片坟地时我总是提心吊胆的连跑带跳的往家跑,生怕有“鬼火”跟着。
 
苏北的生活虽然苦,但对我们这些孩子来说留在记忆里的还是快乐多于烦恼。那时,每周至少有2一3场露天电影,给我们贫乏的课外生活增加了许多欢乐。隔上一、二年,军区前线歌舞团、话剧团会来师里慰问演出,给我们带来了美的享受和精神食粮。尤其是前歌的舞蹈<<丰收歌>>(1964获第三届全军文艺汇演优秀奖),前话的话剧<<霓虹灯下的哨兵>>都给少年时代的我留下了难以忘怀的印象,并且从此记住了沈西蒙(编剧)这个名字。没想到十几年后在上海平昌喜叔叔(时任上海警备区政委)家,还真见到了一表人才的军中才子沈西蒙(时任上警副政委,曾任总政文化部副部长)。
 
那时候,春天我们会在营房外的农田里挖荠菜,挖马兰头,会去农民家的屋前院后釆桑叶喂蚕宝宝;夏天我们会和警卫连的战士们在大运河里游泳,会几个小伙伴一起去县城"赶集";秋天我们会和叔叔阿姨们一起帮老百姓摘棉花、刨花生;冬天我们会围着木炭烧的火盆烤地爪、躲猫猫......
 
最难忘的是,由于苏北地势低凹,每逢夏季稍一下雨就会水漫金山,洪水频发。每当大水淹了小城,大人们忙着帮老百姓们抗洪排涝,而我们这帮小孩子则搬出家中洗澡的大木盆放在齐腰深的水中坐上去当小船划着玩,还打着水仗,玩的别提有多么开心了!

然而,有件事的发生却打破了我们无忧无虑的生活,令少年不言愁的我也知道了什么是忧,什么是愁。那是1964年秋天的一个晚上,我和母亲及弟弟妹妹看完电影在回家的路上听到了一个惊人的消息,我的同班同学小F的妈妈,一位1949年参军的曾经的女兵,如今的军嫂跳大运河自杀了......
 
当晚母亲没有回家,我也在惊恐中不能成眠,那是我第一次近距离的触摸“死亡”这个字眼。第二天上学的路上,整个大院空气凝重,大人们聚在一起议论纷纷。晚上放学后从妈妈那儿了解到,原来小F的妈妈解放前读髙中时参加了"三青团",参军后由于可以理解的原因一直没有和组织说明,几次运动侥幸过关,直到"四清"运动开始后觉得难逃厄运,终日诚惶诚恐,于是萌生了自杀的念头。那晚,她带着女儿来到古老的大运河畔,徘徊了很久,和小F说了一些带好弟弟妹妹等令10岁的女儿似懂非懂的话后,放开女儿的手纵身跳下了20多米旋涡湍急的河水里......

多年以后长大的我,尤其是自己也当了母亲以后,我想:一个母亲能狠心的抛下三个年幼孩子,她的内心深处该是有多少难以言表的痛苦和煎熬呀!而她的丈夫身为军人在那个时代却无力保护自己的妻子,这是个人的悲剧还是是时代的悲剧?!抑或是兼而有之?!
 
时间的年轮已转动了四十多年,今天的军队、军嫂的待遇已非昔日可比。但无论时代如何改变,有一奌是不会变的,即:选择了军营,选择了军人,就意味着选择了坚强、选择了付出、选择了牺牲、选择了奉献!
 
也因此,军功章里才有她们的一半!
  
  
那时的军嫂   那时的俺——【梦之清水原创】 - 梦之清水 - 激扬文字 挥斥方遒
                                                   我和姐姐哥哥   

 

       

 


 

 

 

                           

                     
 



  评论这张
 
阅读(84)|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